刑事辩护

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刑事辩护 > 刑事案例
刑事案例

部分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罪行能否认定为自首

【案情】
  被告人朱某于2011310日凌晨在抚州到金溪的路上,与矮子(另案处理)接头,低价购买矮子偷来的电动车,因电动车没电,遂在浒湾一米粉店充电。同一天凌晨4点左右,浒湾镇雷某家被盗,雷某追小偷追到米粉店,看到被告人朱某这么早就在粉店充电,且很眼生,就怀疑被告人就是偷其家的贼,于是报警。公安机关传唤被告人朱某,朱某交待了购买赃车及在2009年到金溪县盗窃两次,盗得两辆电动车,价值2300元的事实。但后经公安机关侦查,有证据证明朱某在金溪县还盗窃了两次,盗得两部电动车价值3400元。被告人朱某对另两次盗窃行为一直拒不认罪,但在一审开庭审理时,被告人如实供述了另两次盗窃事实,对四次盗窃事实不持异议。
  【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主动交待的这两次盗窃犯罪应符合自首的规定,应部分认定这两次盗窃有自首情节。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虽主动供述了这两次盗窃犯罪,但其没有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全案不可以认定为具有自首情节,更不可以部分认定这两次盗窃犯罪具有自首情节。
  【管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具体理由如下:
  一、本案不能认定全案具有自首情节
  1998年《最高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以自首论。本案中,被告人朱某是因他人误以为他是小偷而报警被传唤到公安,经审查而对其购买赃车人赃俱获。但朱某主动交待出2009年在金溪盗窃两次两辆电动车价值2300元虽然合上述关于特别自首的规定,但被告人朱某没有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另有证据证明其还实施了两次盗窃犯罪,价值3400元。自首的两个要点一是自动投案,二是如实供述。所有的特别自首都是对自动投案作不同程度的放宽,但关键还要如实供述。2010年《最高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中关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具体认定中规定:犯罪嫌疑人多次实施同种罪行的,应当综合考虑已交代的犯罪事实与未交代的犯罪事实的危害程度,决定是否认定为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虽然投案后没有交代全部犯罪事实,但如实交代的犯罪情节重于未交代的犯罪情节,或都如实交代的犯罪数额多于未交代的犯罪数额,一般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无法区分已交代与未交代的犯罪情节的轻重程度,或者已交代的犯罪数额与未交代的犯罪数额相当,一般不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故本案不能认定为具有自首情节。
  二、本案中也不能认定已交待的两次盗窃犯罪具有自首情节,不能认定部分自首。
  本案中被告人虽然主动供述了与侦查机关掌握的属不同种罪的两次盗窃犯罪,看起来符合98年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应当认定这两次犯罪具有自首情节。但是被告人供述的盗窃与未供述的犯罪属于同种犯罪,都是盗窃,属一罪,一案中多次实施同种罪行的,只能就全案认定有或没有自首情节。不能说前两次有自首情节,定罪量刑,后两次不具有自首情节,再定罪量刑,然后一罪并罚量刑。如果这样的话,那2010年的司法解释就可以不出台了。本案中认定部分自首完全违背有关自首和自首的司法解释的立法目的。鉴于被告人朱某主动部分交待与公安掌握的属不同种罪行的盗窃犯罪,且在一审开庭审理时也对未供述的部分盗窃犯罪作了如实供述,可以认定为坦白,同时量刑时可以考虑比单纯的坦白从轻幅度更大一些。

来源:抚州法院网  作者:金溪县人民法院 吴燕华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7-11 07:41:06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