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奇怪的医院!小病也让住院,费用超医保还帮垫付

   家附近就有个护理院,看病还能减免医疗费,嘉兴嘉城绿都小区的老人们一开始都觉得挺方便的,可时间久了,事情却变得蹊跷起来——明明只花了几百元的费用,医保卡却刷了几千元甚至上万元;明明只是腰酸背痛的小毛病,医生却一定要安排住院;明明办了住院手续,晚上却又可以回家睡觉,而且事后医院的人还找上门,嘱咐说“如果社保部门来调查,不要说这个事情”。老人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纷纷到派出所报案。于是,这家利用“过度医疗”“挂空床”等手段骗医保的嘉城护理院,就这样被挖了出来。

  昨天,医院老板、院长、副院长、医生等在嘉兴南湖法院受审,公诉机关指控24名被告人均构成诈骗罪。

  几百元的医疗费,医保却刷了几千元

  高师傅是嘉兴人,2015年10月,他在小区看到一家叫嘉城护理院的宣传册,还有一些“看病有优惠”“免去3000元”之类的优惠券。

  医院就在家附近,高师傅正好右手臂有点疼,他就到嘉城护理院找医生看看。“去了之后,他们叫我把身份证和医保卡给他们,好办理住院手续,但我没住,看完病就直接回家了。”高师傅说,他在医院做了手臂的X光拍照、心脏彩超,医生开了三四盒药膏,最多500元,但医保卡却刷了12000元。“我自己倒是没花钱,全是用医保卡刷的,医院也没有给我明细单、化验单和病历卡,临走时护士还送了我2块毛巾。”

  好多和高师傅同个小区的老年病友都有类似的经历。王老伯有关节痛,就到嘉城护理院治疗,医院给他安排了床位,还让他做了全身检查。“说是住院,可我每天都回家睡觉,基本上是上午9点到医院,吃个午饭就回家了,有时就做一下推拿和理疗。”半个月后,王老伯“出院”了,结账时刷了市民卡,后来短信通知说报销了4000多元,“我肯定没花费那么多。”王老伯说。

  很多老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大家感觉被骗了,陆续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表面上“做活动”,实际上“挂空床”

  被告人马某今年36岁,嘉兴人。2015年4月,他在嘉兴南湖区宜城路上开了这家嘉城护理院。马某是医院股东,父亲马某根是法定代表人,老丈人郭某担任院长职务。

  马某说,2015年10月,医院举行了一个关爱老人健康的活动,参加者要求是本地常住人口、家庭困难、男60岁以上、女50岁以上的老年病患者,“活动有优惠项目,最高可抵扣3000元,用于抵扣老人来医院看病时的自费部分”。

  看起来,这是医院一次普通的推广活动,实际上里面的套路不少。

  郭某说,比如想做康复治疗的病人,他们把人拉到医院后,先让病人做全身体检,之后再让他刷医保卡办理住院手续。“一般都是让他们住半个月左右,这期间病人就是来做一些常规的康复治疗或理疗,每天晚上还是可以回家去。”郭某供述,这个过程就叫“挂空床”。等过了半个月要出院了,医生一般会开一些家庭常用的药品,再送点毛巾等小礼品,让病人刷医保卡办理出院手续。这期间,病人不用花一分钱,医院也不提供病历卡、化验单和费用明细等,一旦病人的费用超出医保部分,医院还会帮着付了。

  “这样一位病人一般刷掉的医保卡费用都是六七千元,但实际上他们花的费用最多三四千元,多刷的钱都归我们医院了。”郭某说。

  对于不住院的病人,医生就利用医保卡多开些医疗费,以便让社保部门多退些钱回来。据马某供述,合作医疗的每个人可以开到1万元左右,统筹医疗的可以开到1.2万元左右,开费用的医生、护士根据病区的不同拿提成,有的医生能拿2.5%的提成。

  老板院长医生护士全站到了法庭上

  与马某、郭某一起受审的22名被告人,都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公诉机关认为,马某、郭某涉嫌以“挂空床”的方式骗取国家医保基金合计1396424.37元。而在马、郭二人的指使或安排下,李某、黄某等人作为医院的医生,为获取业务提成,对“挂空床”的老人虚开、多开检验、药品等费用;赵某等6人作为医院的护士,在明知医生虚开、多开医药费的情况下仍执行医嘱,虚开、多开护理、吸氧、床位等费用;赵某祥作为医院的药房主任,将虚开、多开的药品整理好后列出清单交给马某、郭某,同时找医药公司虚开发票后将药品入库重新销售;而王某某作为医院的检验员,在明知“挂空床”的老人没有做检验的情况下,伪造检验报告。

  公诉机关认为,24名被告人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上,除马某、郭某外,其余被告人都表示认罪。

  马某说,他作为管理者很少去医院,但在给中层开会的时候,他一直强调要规范经营,对于医院骗取医保基金的事情他并不知情。郭某也说,自己作为院长并没有指使医生、护士等这样做。

  不过,两人的这些说法与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大相径庭。被告人章某是医院的副院长,他说,马某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到护理院两三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负责管理的,大的决策也要他批准。2015年10月,马某让医院外联部的人到附近小区开展宣传,对象就是有医保卡的社区老人,“因为我们医院可以刷他们的医保卡骗医保金。”章某说。

  证人吴某作为护理院的财务,曾因为医院为病人减免医药费的事情有所怀疑,但郭某向她解释说,这些人都是社区的困难户,可见郭某对此事也是知情的。

  该案经过两天的审理,目前已全部审理完毕,法庭将择期宣判。

    来源:浙江法院新闻网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08 07:22:04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