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砍树猎鸟乱排污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生态环境

    安吉县人民法院巡回审判一起滥伐林木案件,当庭作出宣判,并发出全省第一份环保复绿“补植令”。  

    环境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环境一旦遭到破坏,不仅治理成本高、修复时间长,而且直接影响到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作为习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思想诞生地,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拓进取,全面践行“两山”理论,不断推进环境资源司法保护工作常态化、制度化。

    致富有捷径? 毁林种茶要不得

    老周是土生土长的安吉县人,一直以种植白茶为业,家里已有十余亩茶树,每年的采茶季都要请不少工人帮忙才忙得过来。近几年白茶销量越来越好,老周琢磨着再多种点茶树,于是,他在没有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将自家山上的林木给砍了,并种上了茶树。经鉴定,被老周砍伐的阔叶幼树2655株,阔叶乔木10株,涉案林地总面积为1876.4平方米。

    法院经审理认为,老周违反国家森林管理法规,滥伐林木,数量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滥伐林木罪。但案发后,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在案发后开展山林复绿工作,悔罪表现较好。最终,法院以滥伐林木罪判处老周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3000元。

    法官说案

    白茶的根系并不充足,不利于水土保持,到了雨季,就会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从而破坏整个山里的环境。为贯彻修复性环境司法的理念,法院在对滥伐林木罪等刑事案件的审理中实施“复绿计划”,如果被告人能在案发后开展山林复绿、补植工作,则在审理时给予法定范围内的从轻处罚考虑。如果被告人被判处缓刑的,则要求其在缓刑考验期内继续在其破坏生态环境区域补种树木,并由法院与有关部门共同监督其履行情况。

    为利诱捕画眉鸟

    禁猎期不收手获刑

    画眉鸟是有名的笼鸟,因其歌声悠扬婉转深得养鸟人的喜爱。俗话说“福兮祸之所倚”,有着好嗓音的画眉鸟自然就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商机”。

    九十月份是禁猎期,但罗某并未在意,依然带着丝网、手机等工具到林子里去猎捕画眉鸟。他先用丝网布下“天网”,再用手机播放早已在网上下载好的画眉鸟叫声,然后静静等待。罗某采用这种“温柔陷阱”的方式非法狩猎多次,猎获野生画眉鸟12只。诱捕到画眉鸟后,再由罗某某通过网站和微信平台对外进行出售。

    法院经审理认为,罗某、罗某某违反狩猎法规,多次在禁猎期使用禁用工具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非法狩猎罪。案发后,被告人罗某、罗某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愿认罪,依法从轻处罚。据此,法院以非法狩猎罪,判处罗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判处罗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元。

    法官说案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但提起非法狩猎罪,大家的印象一般都是非法捕捉那些特别珍贵的保护动物。事实上,为保护生态环境,法律对于禁猎期、禁渔期有专门规定。在禁猎期狩猎,使用禁用捕猎工具,破坏野生动物资源,依法应当承担刑事责任。部分群众因对禁猎期的法律规定不了解,同时受到利益驱使进行非法狩猎,导致环境被破坏。希望社会公众自觉遵守法律,引以为戒,不要去伤害野生鸟类。同时,发现违法捕鸟的行为要及时向相关部门报告或报警。

    养殖场乱排污

    邻居鱼塘遭殃

    施某和梅某是邻居,施某承包鱼塘养鱼,梅某则办起了养殖场。2013年4月的一天,施某如往常一样起早到鱼塘照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鱼塘里漂起了片片鱼肚白。

    鱼苗怎么会突然大量死亡?是不是水质出了问题?施某立即向环保所报告,后抽取鱼塘以及梅某养殖场污水池水样并委托县环境保护监测站检测,检测报告显示:抽取水样水质浑浊,梅某养殖场污水排放超过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经调解,梅某养殖场一次性补偿施某承包费及鱼苗费1.4万元。

    2014年2月,施某承包鱼塘内的鱼全部死亡,检测结果显示,又与梅某的养殖场排放污水有关。双方协商未果,施某提起诉讼,主张梅某养殖场承担侵权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环境保护监测站检测,梅某养殖场在2014年2月排放未达标污水,导致施某鱼塘鱼死亡,故其应当承担环境污染的侵权责任,赔偿施某鱼类死亡的损失。据此,法院判令梅某养殖场应给付施某各项经济损失合计3万元。

    法官说案

    该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为群众展示了民事权利受损后固定证据和维护权益的途径。对民事纠纷,法律规定了“能调则调、当判则判”的原则。施某与梅某养殖场的第一次纠纷即以调解方式解决。第二次纠纷发生后,施某及时将情况报告环保部门,并由环保部门委托环保监测站进行水样检测,及时获取了证据及检测报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环保部门所作检测报告可以证明,水源是否遭到污染以及某养殖场排放污水行为与鱼塘内鱼群死亡的因果关系,从而减轻了受害方施某在提出诉讼后的举证负担,同时也为受案法院审理确定案件事实奠定良好基础。

    废旧电池的买卖

    不是想买卖就能买卖

    2013年至2015年期间,郑某在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从电动车店、修车店等处收购废旧铅酸蓄电池,并存放在乡下的租房内。

    而远在山东省的刘某(另案已被判刑)在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一直进行着拆解、熔炼铅锭的“业务”,对废旧铅酸蓄电池需求量大。郑某便将自己收购来的200余吨废旧铅酸蓄电池出售给刘某,后刘某被滕州市公安机关查获。经检测,刘某的炼铅工厂已对厂区及周边环境造成铅污染。

    法院经审理认为,郑某明知他人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而向其提供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郑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从轻处罚。依照我国刑法相关规定,法院认为郑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4万元。

    法官说案

    随着科学的发展,蓄电池的使用让中国从自行车大国转变为电动车大国。一方面,电动车有低能耗、无尾气排放、低碳、绿色环保等特点。但另一方面,电动车废旧电池处理不当可能产生新的环境问题,其对环境、土壤和人体有严重的危害,必须要科学规范地处理。保护生态环境的法制意识要始终贯穿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收购、出售电动车废旧电池这样看似寻常的行为,都可能会触犯刑律。因此,加强环境保护法制宣传是法院环境资源司法工作的重要内容,学习环保法律知识则是每个公民应当履行的义务。

       来源:浙江法院新闻网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9-25 09:06:2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