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欠下的“孽债”终须还 非婚生子讨到抚养费

   16年前,衢州小伙朱南在安徽做生意时,与当地姑娘杜茜相爱并生下了一个儿子。谁知,在儿子2岁时,朱南竟独自跑回浙江,一走就是十几年。如今,杜茜好不容易打听到爱人的下落,为追讨抚养费,她带着儿子将朱南告上法院。可朱南却一心想着如何瞒着现任老婆。近日,衢州市衢江区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奇葩的抚养费纠纷。

  朱南家住衢州市衢江区农村,2000年春节过后,便去了安徽省淮北某镇做小生意。长相可人的杜茜经常到他这里买东西,一来二往,两人谈起了恋爱。2001年,朱南和杜茜按照当地习俗举办了婚礼,亲朋好友热闹了一番,朱南的母亲和他最亲的阿姨夏丽作为男方代表参加了酒席。在农村,酒席一摆就算是结婚了,实际上两人并没有去民政部门领结婚证。

  2002年5月,“夫妻”俩喜得一子,取名杜胜,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年,朱南因生意不顺决定独自回浙江老家发展,此后就再没回过安徽见杜茜和儿子。这一别就是16年。

  独自抚养儿子的杜茜无法联系到朱南,只知道他是浙江人,却不知道他老家的地址,甚至连朱南的正确名字都给记错了。但是她没有放弃,这16年来一直在找“丈夫”。

  2015年,杜茜来到杭州打工,一有空就打听。一次在聊天中,杜茜竟然碰到了朱南的远房表妹方琴,方琴表示曾听表哥谈起过在安徽有一段让他至今内疚无比的婚姻,说他心里一直很难受,又不能和现在的妻子坦白,生活处境比较艰难。后来方琴知道杜茜就是朱南的前任,而且一个人带着儿子一直未婚,这让方琴很感动也很同情。

  找到朱南后,杜茜并没有要求太多,只是想让儿子见见父亲,同时让朱南承担起作为父亲的责任。然而,朱南并没有像他承诺的那样,为儿子筹集学费,又过了一年多,他既没有给钱,也没有联系杜茜母子俩。

  这令杜茜倍感失望,于是,她把朱南告到了衢江区法院,要求朱南支付儿子杜胜的抚养费每年1万元,从2002年起至儿子独立生活止。

  案子受理后,承办法官通过电话联系到朱南,朱南表示愿意接受法庭处理,但恳求法庭为他的案件保密,千万不要让他现在的老婆孩子知道,否则现在的家庭可能就因此破裂了。朱南也打电话安慰杜茜,让她不要着急,他会想办法给钱的,还拜托杜茜千万不要到他家里去。

  前不久,一别十六载的杜茜、杜胜与朱南及朱南的阿姨夏丽等人在衢江区法院民事法庭相见,人人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杜胜,快叫爸!”杜茜指着朱南,示意儿子叫爸。杜胜果真喊了一声“爸!”虽然有点怯生生,但“爸”一声出口,朱南眼里就淌出了泪水,他一把将儿子拉到了怀里,说“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欠你的太多了”。

  血浓于水。法官表示,杜胜虽然是非婚生子,但依照法律规定,杜胜享有与婚生子同样的权利,朱南作为父亲必须承担支付杜胜抚养费的法定义务。在法庭的主持下,双方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约定杜胜还是随母亲杜茜共同生活,由杜茜抚养成人,朱南一次性支付杜胜抚养费26000元;从2018年6月份起,每月支付杜胜抚养费600元。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来源:浙江法制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09 11:28:0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