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看不见的赌场!新型网络赌博陷阱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以及被告人家属、社会公众等200余人在三门法院旁听一起开设赌场罪案件庭审。

 如今,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快捷支付的不断普及,聚众赌博的方式打破了原始的时空限制,浙江省三门县人民法院受理的以微信群、网络游戏平台等虚拟载体开设赌场案件不断增多,网络赌博活动的蔓延非常迅速。

 建微信群拉人“踩雷” “免死”号开外挂牟利

 39岁的陈某锋是一名油漆工,工作之余,他会打打麻将消遣娱乐。2017年4月,他常去的棋牌室倒闭了,陈某锋索性盘下了这间店,与他人(另案处理)合伙经营棋牌室。期间,陈某锋组织客人以打麻将的形式进行赌博,一副麻将以扑克牌600分来计算,四个打麻将的每人分到150分,每人拿出3分作为棋牌室的桌板费。当第一个人输光手上分数时,该轮麻将结束,输光的人拿出750元钱,其他三人按照自己手里赢来的扑克牌分数收钱,充公的12分总共60元作为桌板费,归陈某锋所有。

 据陈某锋陈述,棋牌室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下来有一二十轮,生意不好的时候也有两三轮,合伙人基本上每十日进行一次分红结算。5月中旬某日,店里常客郑某风等人在闲聊之时,不经意间提起微信群赌博,心动不如行动,郑某风、陈某锋、郑某领、郑某锋等人便商量合伙建立一个微信群“扫雷”赚钱。

 随即,郑某风组建了一个微信群,组织、召集他人在该微信群内以“抢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四人分工明确,郑某风担任群主,负责拉人进群参与赌博;郑某领担任管理员,协助群主共同负责维护群内秩序;而郑某锋担任“免死金牌抢包手”,手机安装了一个“秒挂”,这个“秒挂”可以让其在第一时间抢到群里的红包,且无论抢到多少钱,都不用赔付;陈某锋则担任“发包手”,发福利红包与奖励红包,福利红包一般是“预热”红包,金额为50元,吸引群内的人参与赌博,奖励红包包括顺子、“豹子”、特殊数字等情况,如1.11元等“豹子”会奖励8.88元,1.23元等顺子奖励6.66元,13.14元等特殊数字奖励8.88元。

 据悉,微信群名称为“20-80.7小包1.5倍”,该群也有严格的赌博规则,群主定好每个红包的额度以及赔付率,一般红包额度在20元至80元区间,红包个数7个,赔率为1.5倍,然后确定0至9之间的一个数字当尾数,比如发一个30元的红包,尾数为5,那该红包的名称就是“30/5”,总共分成7个包,发出去之后群成员就开始拼手气抢红包,如果有人抢到的红包数额尾数是5,那么他就要支付给发红包的人30元的1.5倍,即45元。一般发包者会在微信群里发一张收款二维码,输钱的人直接扫二维码向其支付赌资。而郑某锋担任的“免死金牌抢包手”是有豁免权的,也就是抢到任何数额的红包都不用赔付,其抢到的钱即作为该群的盈利,盈利的钱四人平分。

 基于上述规则的共同作用下,抢红包游戏越玩越刺激,群规模也越来越壮大,仅仅半个月时间,郑某锋用“免死金牌抢包手”抢得2.09万元。与此同时,陈某锋在棋牌室以打麻将的方式组织赌博也一直未停歇,两个多月抽头获利达3.4万余元。

 2017年5月底,该微信群抢红包赌博团伙东窗事发。案发后,陈某锋等四人均退还违法所得。三门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陈某锋等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个月至三年不等,缓刑一年零六个月至三年零六个月不等,并处罚金7000元至2万元不等。

 代理境外网络赌博 从中洗码抽头渔利

 办理一个境外赌博网站代理账号,接受赌博人员投注,并发展下线人员作为二级代理,代理们按下注金额进行抽头,足不出户就可以轻轻松松“赚”钱,为了稳定自己的“客户”群,代理们偶尔也会返点钱给赌博人员。仅一年半时间,涉案赌资高达1400万余元。

 1989年出生的林某是三门人,初中毕业后学过厨师。18岁开始接触上了“百家乐”,起初只是从别人那买码参与赌博。2015年9月,林某看中了“百家乐”的“商机”,觉得赚钱容易,便拉上朋友沈某灵商量做洗码生意,两人一拍即合,赚来的钱平分。于是,林某便联系此前赌博时认识的上线代理,赌场给了他们一个代理账号。

 “百家乐”赌博是网络赌博的一种形式,赌博人员打钱至代理银行账户1比1购买虚拟筹码,代理将钱转至赌场提供的账户,赌场会提供会员账号、密码,代理再将会员账号、密码告诉赌博人员,他们登录网站,账号里会有对应的虚拟筹码,赌博人员在网站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进行赌博,每人两张扑克牌,以点数比大小,押注类型不同赔率不同,每次下注最低100元,封顶2万元,输赢通过虚拟筹码结算,最后根据虚拟筹码与上线代理结算现金。

  赌博人员每次下注,林某、沈某灵就有下注金额的千分之十二抽头。刚开始的时候,光顾林某、沈某灵“生意”的人不是很多,每天接受投注赌资都是几万元。随着名气慢慢扩大,来赌博的人员越来越多,林某、沈某灵还发展程某、沈某兵、姜某、沈某明作为二级代理,二级代理可以抽头下注金额的千分之八。

 2016年4月,沈某灵的初中同学、林某的表姐李某娜受雇为其管理百家乐生意,负责管理用于赌资结算的银行账户,每月领取6000元工资。同年9月,林某懒得操作具体业务,便雇佣程某管理其一级代理账户。

 据各被告人供述,境外赌场、各级代理账号间每周一结算,代理先行垫付赌博人员赢的钱。为了规避查处,各被告人都是借用亲戚、朋友的银行卡账户操作洗码生意。李某福就是程某的好朋友,2016年下半年,李某福明知自己的银行卡被程某等人用于百家乐赌场的赌资流转和结算,但出于朋友交情,李某福没有制止,放任随之,并帮助介绍赌博人员。

 经审理查明,全案涉赌资金至少1400万元。林某与沈某灵共非法获利20万余元,两人支付给李某娜工资6万元,各分红7万余元。程某、沈某兵、姜某、沈某明分别获利4万余元、4万余元、4万余元、2万余元。案发后,林某向公安机关缴纳了21万元,李某娜向法院退赃6万元。

 三门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分别判处林某等八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至五年不等,并处罚金5000元至12万元不等。

 来源:人民法院报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7-23 19:18:43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