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交通事故 > 赔偿标准
赔偿标准

交通事故案件户籍制度探析

       案例:2012年10月27日20时,冯杰驾驶轿车与贾文驾驶的二轮摩托车相撞,致贾文受伤,二车受损,造成交通事故。后贾文被送至医院治疗,诊断为:颈胸椎体骨折并高位截瘫。住院42天后贾文死亡,王云、贾力作为法定继承人提起诉讼。交警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冯杰负本次交通事故全部责任,贾文无责任。另,冯杰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后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向原告王云、贾力赔偿医疗费10000元、死亡赔偿金100560元、丧葬费9440元,合计人民币120000元。其余赔偿事项,原、被告经协商达成协议并履行。
  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近年来,私家车也越来越普及,交通事故也随之剧增。虽然该类案件中侵权人在主观上是过失,但客观上不仅对被侵权人的人身、工作、财产等造成损失,而且会对被侵权人和其家人造成精神上的极大痛苦,尤其是造成被侵权人死亡的情形。在交通事故案件赔偿中,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区别对待,使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居民获得的赔偿数额相差巨大,造成“同命不同价”的现象,对已经融入城镇生活或者和城镇居民生活相似的农村居民造成二次伤害。案例中死亡的贾文因为是陕西省农村户口,所以死亡赔偿金为2011年陕西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028元乘以20年,合计100560元,如果贾文为城镇居民,则死亡赔偿金为2011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245元乘以20年,合计364900元,两者单此一项相差260000元之多,对于一个普通家庭而言,这一赔偿差距是巨大的,同时也会给其亲属造成很深的心里痛苦,他们经常会问办案法官:“我老父亲除了农忙,就是来回到城镇打工,也给国家建设做贡献了,为什么命就这么不值钱呢?”办案法官也很无奈,因为法律规定确实在那里放着。笔者认为,现行交通事故案件赔偿若僵硬依据被侵权人本人户籍归属计算有失公平正义。
  首先,经济快速发展,物价也随之高速增长,对于现在的农村家庭而言,单纯依靠种地收入根本无法维持家庭的正常开销,伴随而来的是农村年轻人一年四季北上或者南下到大城市去打工,而年老者则在就近的城镇给他人打工。他们不仅要承担国家粮食生产的重任,而且对国家城镇建设也作出了巨大贡献。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间相互融合,对社会发展的重点的差异也越来越模糊,还一味按照计划经济时代产生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去计算损害赔偿,已经不合时宜,也有违公平正义理念。
  其次,对于造成被侵权人死亡的受害人家庭而言,赔偿数额不仅是对损失的弥补,更是对逝者的尊重以及生者心灵的慰藉。在很多交通事故造成被侵权人死亡的案件中,法官调解的难度都比较大,因为很多受害者亲属认为如果少一分钱就是对逝者生命价值的不尊重,而面对城乡死亡赔偿金巨大的差额,农村受害者亲属更是无法接受和认同,因为逝者也在工厂打工,也在建设城市,而对办案法官来说,内心也是充满着痛惜、矛盾和无奈。
  最后,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之间工作和生活差异越来越小的情况下依旧按照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进行交通事故赔偿会导致人为的对农村居民的歧视和抵触,加深社会矛盾,不利于社会稳定。早在1789年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第一条即写明: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除了依据公共利益而出现的社会差别外,其他社会差别,一概不能成立。现行交通事故按户籍赔偿的制度人为造成了社会的分化,实则也是对人权的不尊重和漠视。
  要改变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实属牵一发而动全身,短期内想要彻底改变是不可能的,但是法官审理交通事故案件则可借鉴有益经验,切不可僵硬办案,要依法理,亦依情理,使死者得以长眠,使生者得以慰藉。在实践中就有变通的做法值得法官借鉴和学习,如最高人民法院针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个请示,于2005年下发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经常居住地在城镇的农村居民因交通事故伤亡如何计算赔偿费用的复函》,全文如下:“你院《关于罗金会等五人与云南昭通交通运输集团公司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所涉法律理解及适用问题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适用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性支出)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的标准。本案中,受害人唐顺亮虽然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这一答复对受害方户籍认定有了较为弹性的解释,使办案法官能够依具体案情而审理,达到法理和情理的结合,树立法律尊严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佳效,亦更加使城镇中的农村居民,放下顾虑,真正融入城镇生活和建设之中,减少社会矛盾,实现社会的稳定和谐。但我们的最终目标则需要彻底清除人为设定的不平等和不公平,真正实现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宣言。(本文全为化名)

      来源:芝阳法庭 牛西峰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14 07:54:02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