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交通事故 > 保险理赔
保险理赔

脱离了被保险车辆的本车人员不能视其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

最高院公报案例

张某诉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最高院《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43 集,2011 年2 月第1版/指导性案例)

裁判要点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倾向性意见,当被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如本车人员脱离了被保险车辆,不能视其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中的“第三者”,不应将其作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赔偿范围的理赔对象。

基本案情

张某乘坐李某驾驶的汽车行驶在山路上,在经过一处急转弯道路时,车辆发生险情,张某打开车门跳出车外,以求避险,但该车已经失去了平衡,向张某着地方向翻滚,将张某当初轧死。事故发生后,张某亲属要求该事故车辆的保险人某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对张某遭受人身伤亡的损害后果予以赔偿,但该保险公司以张某为“车上人员”为由拒赔,张某亲属诉至法院,要求该保险公司依法承担保险理赔责任。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二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规定承担向张某亲属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二审法院判决驳回张某的亲属要求保险公司理赔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任何人均不能永久地置身于车上,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第三者”和“车上人员”都是特定空间条件下的身份,两者不是固定不变的,可以随着条件的不同而发生身份的变化。本案中,张某在事故发生前是“车上人员”,但在事故发生时其为避险已跳下车,跳车行为未造成其直接身亡,而是置身于保险车辆之外,由此在身份发生了变化后,被事故车辆轧死,应视为“第三者”,保险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的规定承担向张某亲属给付保险金的义务。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跳车时,被保险车辆处在事故发生的进行中,张某仍是“车上人员”,不能成为被保险车辆以外的“第三者”。张某的死亡损失不适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赔偿范围理赔对象。该判决送达后,保险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裁判观点

首先《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1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从字面解释来看,本车人员应当包括机动车的驾驶人和乘客。将驾驶人排除在第三人的范围之外,主要原因在于驾驶人因本人的驾驶行为造成自己损害,依照侵权法原理,自己不能成为自己权益的侵害者并承担亲权责任。因此,也不能成为强制责任保险的第三人。其次,关于乘客,我国立法上之所以将其排除在第三人的范围之外,主要原因在于:第一,强制责任保险制度的设立需要在参加保险的普遍性、费率的高低及赔付的可能性等诸多因素间取得平衡。因此,就需要考虑赔偿范围,包括赔偿请求权在主体范围和赔偿限额。在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应当认为,立法者正是合理地考虑了上述因素后,才做出如此的规定。换言之,第三人的范围涉及强制保险制度的整体,需要通盘考虑各种因素。如果不当扩大第三人的范围,可能会造成整个制度的不堪重负,最后反倒不利于多数受害人的赔偿。因此,也可以说,在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第三人范围的问题超出了司法者的判断范围。具体而言,第三者的范围不宜作扩展性解释。因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赔偿限额是一定的,如果把本车人员的特殊形态下也纳入“第三者”的范围予以赔偿,则势必会相应减少本车直接侵害的“第三者”的赔偿数额,有悖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设立目的。第二,除了机动车强制险之外,乘客尚存在其他的保障方式,例如,车上人员险、运输合同的合同责任等,更为重要的是,在两车相撞的情形下,本车人员尚收到对方车辆的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的保障,因此,应当看到,通过本车机动车强制责任保险对乘客进行保护并非唯一的方案。

综上所述,从解释论的立场看,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具有一定的社会公益目的,它保护的是确定的利益群体,立法者对此已经作出了明确的限定,因此,作为司法者,应当认识到,扩大该利益群体的范围将有可能影响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以及其功能的发挥,所以,应当慎重对待。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设立的目的考虑,不应对“第三者”的范围作扩展性解释,本案受害人张某不能作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赔偿范围的理赔对象。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6-23 17:35:44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