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

“公司决议诉讼主体、时效及效力问题”的探讨

一、概述

我们知道,《民法总则》和《合同法》对于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进行了区分,主要有:有效、无效、可撤销以及效力待定等情形。公司无论是有限公司还是股份公司作为法人,在进行民商事活动中其对内对外法律行为的效力也应当相应进行区分。其中股东(大)会作为法人的权利机关,董事会作为公司的执行机关,一般情形下其依照法律法规、公司章程作出的决议即视为公司的意思表示,《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法人、非法人组织依照法律或者章程规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作出决议的,该决议行为成立。因此公司作出决议应当符合法律法规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否则会导致决议存在效力瑕疵。

对于公司决议效力的认定比较法上存在分歧,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公司法对股东决议瑕疵后果采“二分法”,仅将决议瑕疵分为无效、可撤销两种后果,而日本、韩国等地公司法对决议效力瑕疵采“三分法”,区分协议为不成立与无效、可撤销[1]。在实质上,不成立与无效的法律效果是一致的,都是对决议合法性的否定,对此我国《合同法》对于合同也没有规定不成立后的后果,此次在《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明确参照合同无效情形类推适用。但毕竟成立与生效是两个不同的法学概念,在要件上也相差甚远。任何法律行为,先得成立,再有效力的问题。如果决议的作出未经法定程序,公司的意思表示就不能说是真正的作出,该类决议应当被归于“不成立”的范畴,其实质仅是一个“企图成立的决议”,而不是无效。

关于公司决议效力的瑕疵情形我国《公司法》则只在第22条对决议规定了无效和可撤销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后来又在《公司法解释四》[2]1条至第6条用共计六个条文,对公司决议效力问题进行了细化,主要确立了公司决议无效、可撤销以及不成立之诉,明确了公司决议无效之诉、可撤销之诉以及不成立之诉的主体,同时阐述了决议效力对内外形成的法律关系应进行区分。但鉴于民商事法律关系的复杂性,《公司法解释四》也只是对决议效力诉讼主体进行了概括式列举,范围有些尚不十分明确,其中对于提起决议无效和不成立之诉的时效问题更是没有进行规定,实务中仍存在诸多困扰。

二、公司决议诉讼主体

1.决议可撤销情形的诉讼主体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公司法解释四》第二条: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资格。由此可知,对于决议可撤销情形的原告非常明确,必须是公司股东,这是因为决议可撤销情形一般说来瑕疵并不大,只是召集、表决程序违反了法律、法规、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权利人间可以通过其它诉讼方式比如侵权之诉进行救济,这也是为了防止公司遭受滥诉给日常经营带来影响。

依照民法关于法人的理论,一般说来法人机关的意思表示即为法人的意思表示,决议一旦做出即对法人具有对内和对外的拘束力,而股东(大)会、董事会是公司内设机构,不具有独立的法律主体资格,在诉讼中应当以公司作为被告。因此《公司法解释四》第三条明确被告应为公司,对决议涉及的其他利害关系人可以列为第三人。

2.公司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情形的诉讼主体

对此,之前的《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只规定了公司决议可撤销情形为股东,对于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诉讼主体资格并未明确。《公司法解释四》第一条行文为: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对诉讼的原告相比较决议可撤销情形进行了扩充,增加了董事、监事等。其中对于股东、董事、监事是否限定为现时主体,实务中存在争议,尤其之前为股东,后来对股权进行转让的非股东是否具有原告主体资格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第一条用了个“等”字规定了“无效和不成立”情形的诉讼主体,较第二条的“撤销”情形更为宽松,并没有将不是股东情形排除在外,依照《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只要属于利害关系人就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比如公司增资决议导致原股东的股份被稀释,因此具有利害关系和诉的利益,当然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第二种意见认为,公司决议只会损害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权益的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公司已经将其股权转让,不是现实股东,因此可以由其继受人主张权利,否则非常不利于公司现有治理结构的稳定,而且条文一明确列明了“股东”,因此等外情形不包括原来是股东,现在“非股东”的诉讼主体,这里的“等”应当是“股东、董事、监事”之外的其它利害关系人。

依照最高院《公司法解释四》释义[3]认为,从国外立法例和判例来看,一般而言,仅在公司通过剥夺股东资格或者解除董事、监事职务的决议时,原股东、董事、监事才有权请求确认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可资借鉴参考,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诉的利益和《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对原股东、董事、监事的起诉决定是否受理。因此依照该释义,笔者认为公司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情形只要对权利人产生了重大影响,具有诉的利益,原则上就是适格的原告。

同理,依据《公司法解释四》第三条,公司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情形的被告应当为公司,对决议涉及的其他利害关系人可以列为第三人。

三、公司决议的诉讼时效问题

对于时效问题,《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了决议可撤销情形为作出决议之日起的60日内可申请撤销,但对于公司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情形,《公司法解释四》并未进行规定。当然,对于决议可撤销的前提是必须有一个有效的决议存在,如果该决议根本就是虚假的,那就不应当受60日的限制,只要原告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的股东权利被侵犯后,在合理的诉讼时效内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即应依法受理。[4]

笔者认为,对于诉讼时效问题一般适用于请求权的行使期间,无论是最短的3年、4年、5年的普通诉讼时效还是最长20年的诉讼时效,诉讼时效以及除斥期间等对于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影响巨大,应仅限于法律明文规定。公司决议无效、是否成立属于确认之诉,既不是给付之诉,也不是形成之诉,因此不适用类似债权请求权的诉讼时效,也不适用形成权的除斥期间。当然,通说认为提起公司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之诉也应当在一个合理期限内,否则会导致公司决议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不利于公司内部治理和外部业已形成的经济秩序的稳定。人民法院可以结合个案具体情形予以确定。

四、公司决议效力问题

对于公司决议存在无效、不成立和可撤销情形也要“内外有别”,一般说来其对外形成的法律关系,尤其涉及善意第三人信赖利益的时候需要保护。《公司法解释四》第六条: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或者撤销的,公司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其他相关法律比如《民法总则》和《合同法》与法院司法实践对善意第三人的保护视角与此观点保持一致。《民法总则》第八十五条规定“营利法人的权力机构、执行机构作出决议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法人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法人章程的,营利法人的出资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该决议,但是营利法人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正基于此,在《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着重强调了公司对内和对外的担保协议,只要债权人尽到了审慎注意义务,即公司决议符合形式要件的,一般应予以保护[5]。这是因为对于公司决议事项毕竟是公司内部意思的形成,属于自治范畴事项,如果课求交易相对人对公司决议都要探究其真实性既不现实也会严重阻碍交易效率。

来源:九江法院网 作者:艾丽娜

[1] 王雷:《公司决议行为瑕疵制度的解释与完善》,《清华法学》2016年第5

[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3] 杜万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年版,第30

[4]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7年第9

[5] 2019年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关于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2-26 11:17:47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