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黄建羽律师援助交通事故理赔案被评为温州十佳法律援助案件

案件类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办理方式: 诉讼                        

指派单位:  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单位:  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人:    黄建羽 律师                       

【案情简介】

 2017106750分许,在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柳市镇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车牌号为浙CS6P81小型轿车的车主倪某驾驶车辆从乐清市翁垟街道开往柳市镇方向,途径乐清市柳翁线柳市镇庄垟村路口路段时,与驾驶自行车从左往右横过道路的陈某发生刮碰,造成陈某受伤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当日,陈某即被送往乐清市第三人民医院,经诊断为胸12椎体骨折、头部外伤、多处软组织挫伤、重症肺部感染、呼吸衰竭、强直性脊柱炎,经住院治疗4天,后因伤情严重于2017109日转入乐清市人民医院,经两次住院治疗、重症监护,最终还是于20171212日抢救无效死亡。                                        

20171122日,乐清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乐公交认字[2017]0043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在本次事故中倪某、陈某各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             

因无法达成调解,故而死者陈某的家属决定循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死者陈某的配偶徐某系三级精神残疾的精神病人,无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意志,故而需要先经法院特别程序为徐某指定法定监护人代为参加诉讼才能便于后续案件的进行,因此陈某之子陈某子于2018110日向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宣告其母徐某为限制或者无民事行为能力特别程序的法律援助,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陈某子的援助申请之后,特指派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黄建羽律师承办此案。  

援助律师黄建羽接受此案后,积极联系申请人并准备诉讼材料,于2018115日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起特别程序,经温州天正司法鉴定所鉴定,认定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乐清市人民法院于2018321日作出(2018)浙0382民特9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徐某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指定陈某子为其监护人。

在陈某子提起特别程序期间,乐清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委托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226日出具温医大司鉴中心[2018]毒鉴字第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从送检的陈某心血、胃内容物中未检出常规毒物、镇静安眠药及有机磷特征峰。后,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310日出具温医大司鉴中心[2018]病鉴字第2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陈某死因符合交通事故受伤后,引起重度营养不良,恶病质,继发融合性支气管肺炎而死亡。                                  

2018330日,陈某子代表本人及其母亲徐某,与姐姐即死者陈某之女陈某女一起到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的法律援助,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受理了他们的援助申请之后,继续指派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黄建羽律师承办此案。               

援助律师黄建羽接受此案后,联系申请人陈某子、陈某女了解案情,并准备诉讼材料,于201844日向乐清市人民法院提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诉讼,将倪某及其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列为被告,要求被告倪某赔偿徐某、陈某子、陈某女三位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抚慰金及其他合理费用等共计117万余元,并要求该款项由被告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范围内直接向三位原告承担赔偿责任。

乐清市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被告保险公司向法院提出申请,经法院委托,温州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629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陈某死因符合交通事故受伤后,引起重度营养不良,恶病质,继发融合性支气管肺炎而死亡;陈某所遭受的交通事故损伤与其死亡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起主要作用,建议参与度为50%-80%

2018720日,乐清市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庭审中,被告倪某提出不服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认为应由死者陈某承担全部责任,同时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对陈某的死亡起次要作用,陈某自身疾病才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被告保险公司则提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有异议,认为应由死者陈某承担全部责任或者主要责任,而且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死者陈某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其自身疾病对其死亡有重要影响,要求按照死因参与度相应扣减赔偿。

被告倪某申请法院调取本案交通事故的案卷及监控视频,为了证明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死者陈某麻痹大意,没有注意自身安全,应当由其自身承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被告保险公司申请本案司法鉴定人员以及专家辅助人员出庭,专家辅助人员认为本案的司法鉴定结论是错误的,根据死者陈某生前患有的疾病再结合尸体解剖,死者陈某的旧疾以及长期食用的药物,导致其免疫力极度下降,才会致使其肺部感染严重,而死者陈某本身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才会导致其更易骨折,其自身疾病为主要原因,交通事故应为次要因素。

针对被告倪某和保险公司的上述辩解,援助律师黄建羽逐一进行了反驳。

一、关于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被告方提出死者自身的责任交警部门在事故认定时已经予以确认,进而作出了责任划分;而且被告倪某在收到事故认定书后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向交警部门申请复核,即为认同并接受事故认定书的责任划分;同时两被告也没有提供相反的证据推翻交警部门所做的责任认定,因此,应当以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为准。

二、关于交通事故对死者陈某死亡所起的作用:诚然,死者陈某生前患有疾病,但这些疾病均不属于致死性疾病,陈某系因本案交通事故遭受损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确认无疑;此外,司法鉴定人员全称参与了死者陈某的尸体解剖、各项检测检验,其所接触的数据和样本均是最完整的,其所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应当为最科学准确的,而专家辅助人员只是看到了部分的资料,再结合自身的猜测,所提出的自身疾病为死者陈某的主要死因是不全面不准确的,应当以司法鉴定意见为准。

三、关于死因参与度的鉴定意见:首先,鉴定中心使用的是建议参与度的措词,表明这仅仅是鉴定中心的一种建议;其次,鉴定中心在鉴定意见书中明确说明参与度评定在法医学鉴定实践中,尚属学理性探讨内容,参与度大小的把握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因此,鉴定人对于参与度的评定仅为提供审判参考的学术性意见,只能作参考价值,而非确定审判赔偿程度的法定依据;第三,虽然死者陈某在交通事故之前自身患有疾病,可能免疫功能有所下降,但这并不影响陈某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陈某本次的就医抢救以及最终死亡结果完全是因为本次的交通事故导致的,应当由被告按照交通事故责任来承担赔偿责任;第四,受害人自身疾病并不属于《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过错情形,被告方主张按照参与度来减轻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应采纳。

同时,司法鉴定人员也针对专家辅助人员的陈述作出了答辩,其提出专家辅助人员认为死者免疫力极度低下是错误的,根据死者受伤后的免疫球蛋白检测,其免疫力在受伤后是有所下降,但并没有非常严重的地步,另外,死者生前用药均是常规药物,影响不大,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其胸12骨折,影响呼吸,疼痛加卧床导致肺部感染加重最终致死,其自身患有的都是慢性疾病,非致死性疾病,外伤才是主要原因。

最终法庭采纳了援助律师黄建羽的意见,认可交警部门做出的责任认定,认可司法鉴定中心所做的司法鉴定意见,被告保险公司提出的应考虑死者自身疾病的参与度,合理减轻被告赔偿责任的抗辩意见法庭不予采纳。2018914日,乐清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范围内赔偿三原告保险金120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赔偿限额内赔偿三原告保险金339495.8元,合计459495.8元,抵扣被告倪某已支付的5500元后,被告保险公司尚需支付三原告453995.8元。宣判后,三原告对判决结果较为满意,被告倪某和保险公司也服从判决,没有提出上诉,目前本案已履行完毕,三原告已经全额拿到保险赔偿金.

【案件点评】

这是一起典型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例。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是否正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是否准确;以及死者自身疾病的死因参与度能否作为减轻被告方赔偿责任的依据或参考。

本案中,交警部门根据事故现场,认定倪某具有驾驶机动车通过路口时车速过快,对其他车辆动态预计不足,遇情况措施不及,未确保安全的过错,陈某具有驾驶自行车横过机动车道时没有确保安全,且未下车推行从人行横道通过的过错,双方在本次事故中所起的作用相当,因此认定死者陈某和被告倪某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事实清楚,被告方一味的将死者陈某的责任放大,试图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与事实不符,也于法无据。而经交警部门和法院合法委托的司法鉴定中心根据各项检测检验以及尸体解剖,所做出的司法鉴定意见程序合法,内容真实,结果专业,被告方申请专家辅助人员出庭所做的陈述仅为其自身的经验和猜测,不足以推翻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死者陈某本次的就医抢救以及最终死亡结果完全是因为本次的交通事故导致的,被告方作为事故过错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的规定承担过错赔偿责任。而被告方主张的受害人自身疾病并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过错情形,同时,也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规定受害人有自身疾病,就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更没有法律法规规定在确定保险赔偿责任时要根据受害人自身疾病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做相应的扣减。因此,根据死者自身疾病的参与度来减轻被告方的赔偿责任于法无据。

也正基于此,最终法庭判决确定被告倪某对三原告的损失承担 60% 的赔偿责任,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第三者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偿。

此外,本案也是一起特别的受援案例,三位受援人家庭特殊,系低保户家庭,而徐某系精神残疾病人,经鉴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陈某子刚满18周岁,仍系在校学生,陈某女在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正怀孕待产,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仍在家照顾孩子,没有工作。死者陈某系这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却因本案交通事故抢救无效死亡,不仅给这个家庭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痛,更是直接压垮了这个家庭,就连死者陈某就医抢救的相关医疗费用都是亲戚朋友凑钱凑出来的,三位受援人因本次交通事故负债累累,而日后他们的生活也是完全无法保障的。所幸本案最终的判决结果尚算理想,能较好地维护三位受援人的合法权益,一定程度上抚慰了三位受援人的心灵创伤,化解了各方矛盾,积极宣扬了社会正能量。而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能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救人于危难之中,履行社会职责,帮助一个苦不堪言的家庭渡过难关,这也是法律援助的意义和作用之所在。最终该案被评为年度温州十佳法律援助案件。

十佳.jpg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3-10 15:21:51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