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周鹏飞  律师

电    话:18857788008

Q        Q: 653308433

执业证号:13303201410149773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地址:乐清市柳市法庭东首1幢201室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新闻
法制新闻

季某寻衅滋事案乐清郑雷萍律师无罪辩护意见被法院采纳

【案情简介】

2018817日,季某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被乐清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之后,分别于同年920日、同年1110日、2019515日三次被取保候审2019515,乐清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某构成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向乐清市人民法庭提起公诉。

乐清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指控20185月份开始,吴在浙江省乐清市、浙江省苍南县、江苏省丹阳市、浙江省余姚市等地开设“六铭”赌场,该赌场内有安排专人记录单图拍摄现场视频倒签理手赔付等,被告人季等人各自建立微信赌博群(俗称“挂热线”),由挂热线的人将微信赌博群内参赌人员的押注金额在现场进行押注,并与赌场结算输臝。至2018816赌场至少25天,开设赌场至少50场,涉及赌资至少350万元。其中,被告人季某与他人合伙在赌场内挂热线至少15场,涉及赌场赌资至少105万元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起诉书同时指控被告人季某于20185月下旬在赌场挂热线时,将杨某拉到其建立的微信赌博群内,杨某又将许某拉至赌博群内,因许某未支付赌款,季某通过不断拨打电话等滋扰方式,向被害人杨某强拿硬要6000元,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乐清市检察院建议以寻衅滋事罪判处被告人季某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开设赌场罪判处其一年二个月以上一年八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建议合并执行一年六个月以上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季某自被刑事拘留后,对自己开设赌场的事实供认不讳,对公诉机关起诉指控开设赌场罪无异议,但是认为自己合理索要债务,未有过激行为,没有起诉书中所诉的强拿硬要,其行为并未侵害社会公共秩序,不够成寻衅滋事罪。

乐清市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通知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师为季某提供辩护。2019521日,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决定对被告人季某刑事法律援助一案提供法律帮助,并指派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的郑雷萍律师承办此案。

乐清郑雷萍律师接受乐清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后及时联系经办法官,并前往乐清市人民法院调取了被告人季某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的案件卷宗材料,并在法院开庭前多次联系季某详细了解案情,并告知被告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及其不认罪有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通过阅卷和会见,郑律师发现公诉机关指控季某构成寻衅滋事罪证据不足,且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在对案情及证据有了充分了解后,法律援助律师雷萍最终确定了对被告人季某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无罪辩护方案。

2019611日,季某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在乐清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律援助律师雷萍依法出庭为被告人季某辩护。在庭审过程中郑雷萍律师指出,季某无寻衅滋事的故意,被告人只是想要把对方拖欠的债务要回来,因此从主观上而言,被告人不存在寻衅滋事故意被告人季某承认自己有向杨讨债的行为,但其仅仅是向特定人员索要债务,并未侵害公共秩序。从杨与许的询问笔录中也可以看出,杨确实拉许季某挂热线的赌场赌博并输钱,且在结算后一直拖欠未付,才导致被告人季某追讨而被告人季某之所以向杨讨要,完全是因为杨拉许进群,向被告人季某承诺许赌钱输了后,可以向杨某索要。从公安卷内还可以看出,杨某偿还的6000元钱是自己约被告人季某过去后支付的而且,这笔共计3万余元,被告人季某只向杨与许拿回了部份款项,余款一万余元最终是由季某自己垫的,被告人季某在讨债的过程中未采取过任何过激的行为,也未造成严重后果,甚至自己倒贴了钱这种对欠债后的追讨与强拿硬要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能机械等同。郑律师在辩护中还指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季某犯寻衅滋事罪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公诉人当庭提供的书证银行交易记录、微信转账记录、通话记录均无法证实强拿硬要的事实除此之外仅有被索要的对象,即本案的被害人被害人近亲属、欠款人许某进行了证言取证,不能排除被取证人员自身利益角度考虑,为了严惩被告人或逃避债务而故意将事情严重化的一个可能故证人证言不能完全采信,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关于被告人季涉嫌犯开设赌场罪,基于被告人自愿认罪,辩护人从其系从犯、初犯,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获利较少又积极主动退缴违法所得,请对被告人季某酌情从轻处罚。

【案件结果】

鉴于辩护人的据理力争,乐清市人民法院经办法官出于谨慎及对案件负责的态度,依法传唤了本案的被害人杨某及证人许某出庭作证。并201979日,第二次开庭审理了季某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法律援助律师郑雷萍再次出庭为季某提供辩护。在此次审理过程中,郑律师作为辩护人,主要围绕事实,从许某是否系杨某拉进赌博群,拉进赌博群时是否明示过为许某担保,许某是否之后欠下赌债3万余元,以及季某是否存在以强拿硬要的方式索要债务方面,分别向被害人杨某及证人许某进行了发问。随后,郑雷萍律师补充发表辩护意见,认为经过庭审,被害人杨某及证人许某的证言足以证明被告人季某并非无事生非,强拿硬要,其索要的虽为赌债,但催讨过程并没有采取过激行为,未侵害社会公共秩序,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理应认定被告人季某不够成寻衅滋事罪。

法律援助律师郑雷萍从证据着手,事实结合法理,提出被告人季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辩护意见最终被乐清市人民法院采纳。2019731日,乐清市人民法院判决季某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26000。判决后,季某表示对结果很满意,未提起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抗诉。至此,季某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一案通过法律援助得到了公正的判决。

【案件点评】

本案系典型的指控罪名证据不足、证据存疑审判案例。告人季某被指控犯寻衅滋事罪,在主要证据无法必然认定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援助律师郑雷萍认为只能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认定指控罪名不能成立。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公诉机关提起公诉时,用以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除了通话次数及转账记录外,仅有利益冲突的被害人及证人的证言,证据能否形成证据链,得以推断出犯罪事实,且排除合理怀疑是被告人季某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关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 《刑事诉讼法》还明确“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在本案中,被告人季某控参与寻衅滋事罪,在少量书证无法证明犯罪事实的情况下,仅有被害人及有可能存在利益冲突的证人提供的证言,故犯罪事实存在不确定性,使被告人是否有罪处于不能证实的悬疑状态法律援助律师郑雷萍辩护观点清晰,逻辑严谨,辩护意见法理交融促使乐清市人民法院为查明事实,果断传唤被害人与证人出庭作证,核查了整个案件事实经过。,郑雷萍律师的辩护观点被法院充分肯定并予以采纳判决被告人季某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并对其开设赌场罪进行了从轻量刑,适用缓刑

1584320804546559.jpg

郑雷萍律师

咨询热线:15067776768

执业机构:浙江驰明律师事务所

执业证号:13303201611330576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3-16 08:58:46  【打印此页】  【关闭